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公今日你安心下葬家中正办低保-【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11:23:15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愿天堂有路,你永无病痛,我们来生还做夫妻,但你要记得回家的路。孩子我会带大,父母也会照应好,我唯一不同意的,就是捐献你的遗体。”

5月26日,鄱阳凰岗籍38岁的徐贵才因肝衰竭病逝,遗体在今日火化。在其遗体告别仪式上,妻子徐凤爱强忍悲痛,感谢当地志愿者、爱心人士在其住院期间施以援手,更没想到的是村委会干部今天会主动前来帮着她家一起办丧事,送死者入土,帮活人解忧。

生命脆弱,转瞬生离死别。爱妻已哭晕,愿你天堂安好。 我陪你四处求医会带着你的身体和魂魄回家

徐凤爱说,丈夫徐贵财在2008年就查出了乙肝,表面上看没有异样,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徐贵财就没有到大医院或专科医院去做过诊疗。

这之后的几年,徐贵财夫妇都在杭州务工,做裁缝。这对夫妻用打工积攒的钱,除了承担父母、小孩的日常生活开支,还在家里盖了房子。

今年4月底,徐贵财感到身体特别不适,在徐凤爱的陪同下,到杭州市余杭医院检查,被诊断为乙肝急性重度肝衰竭。

在杭州治疗一周,考虑到费用、离家较远等因素,经家人商量,将徐贵财转到了南昌第九医院(肝病医院)。

在南昌,医师给出的意见是对患者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病情才可控,但第九医院不具备肝移植手术的条件,建议将患者转去更好的医院。

5月14日,徐贵财转到了上海华山医院。

一张诊断书,一道生死符。

“其实家里已经没了钱,但我们坚定的信念就是不能让徐贵财死,他死了,这个家的顶梁柱就倒了”。

徐凤爱通过东拼西凑将徐贵财送进了华山医院,每天要承担2万多元的开支,更糟糕的是,徐贵财的病情持续恶化,医生表示回天乏术。

在上海治疗一周,徐凤爱抱着丈夫痛哭,他们商量好了放弃,这是两个人的决定,也做了下辈子的约定。悲痛中,徐凤爱带着丈夫徐贵财回到江西老家“等死”。

刚一到家,徐凤爱又不管不顾,连忙叫车将徐贵财送到景德镇第二医院,“唉,就算死马也当活马医”。

5月26日上午,徐贵财呼吸急促,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人马上就要“走了”,徐凤爱央求着医生为丈夫徐贵财注射了一针强心剂,说“我不能让他死在外面,你们大家赶快把他抱上车”。

当日上午11点30分,徐贵财被送到家,随后咽气,时年38岁。

撇下了妻儿父母

他去陪了两个英年早逝的哥哥

徐凤爱比丈夫徐贵财小1岁,育有3个孩子,其中,大女儿16岁,在鄱阳的一所中学读高一,平时寄宿;儿子13岁,小女儿8岁,在景德镇昌江区古城小学就读,由爷爷、奶奶“陪读”。

这是一个饱受坎坷、非常不幸的家庭,68岁的徐廷启和65岁的万雪娇共生了三个儿子。在23年前,老二患上白血病不治身亡;在同一年的几个月后,刚结婚尚未生育的长子,又不幸煤气中毒身亡。肩负着全家重担的徐贵财是老三,昨日病逝,今日下葬。

孩子尚未成年,期待政府关切。

悲伤不绝望

网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是雪中送炭

“现在得肾病、白血病什么的,感觉很普遍,平时在朋友圈经常看到这样的募捐,我很少点开看,捐的也少”。

5月上旬,徐凤爱带着丈夫徐贵财到上海华山医院求诊时,面对着每天2万多元的费用,她对金钱有着强烈的需求而自身却又无能为力,在想来想去后,她尝试着在一个“太阳筹”的平台进行注册,把丈夫的病情、诊断证明和家里的情况放到上面,在经过审核后,爱心人士的捐款次数目前已达到2298次,捐款金额达到104234元。

5月26日上午,在徐贵财病逝后,家属第一时间在捐款平台进行了说明。

“没有想到大家这么关心我老公,内心很感谢,我老公死了,钱就不重要了”。

凰岗当地的一些乡友、志愿者在知道徐贵财的病情后,志愿者蒋文龙、阿宝、徐贵河等人在通过微信群自发组织捐款,捐款人数283人,捐款金额多的高达千元,少的数十元,并及时将这笔钱送上门。

徐凤爱说:我见证了病魔的残酷,也感受到了人间真情,在收到的10多万捐款中,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在花费的30多万治疗费中,这些钱就是雪中送炭,虽然没能留住徐才贵的生命,但是他为此在临终前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用身体回报社会。

家属主动联系捐献器官

把“有用”的摘了,但不能把“人”带走

在通过网络平台开始筹款后,徐贵财交待妻子徐凤爱:我死了,把角膜、肾脏捐了,身上只要有用的,就全捐了。

徐凤爱认为丈夫在开玩笑,起初没放心上。

从上海转回江西老家的当天,徐贵财头脑清醒时,又多次嘱咐妻子徐凤爱,叫她“把自己捐了,人要对得起别人的帮助”。

徐凤爱清楚,丈夫这是用身体在回报社会,回报关心他病情的人,她再三考虑后,同意了丈夫的要求,联系中国江西网记者委托找捐献单位时,也经当地医务人员介绍,联系了当地红十字会。

红十字会方面答复,由于徐贵财患的是肝病并恶化,其角膜和肾脏不具体摘取条件,但其遗体,可以用于科学教研。

徐凤爱和家人一致不同意捐献遗体,“你把他身上有用的摘走可以救治别人,可是,我们必须要带着他回家”。

今日,徐贵财的遗体在火化后,按照当地殡葬改革要求,骨灰被安放在集体公墓。

村干部施以援手

协助安葬并为其家庭办理三份低保

徐贵财死亡后,家中已没有劳动力,当地政府是否知晓其家中情况?昨日上午,记者联系凰岗镇凰岗村委会支书徐锋时,徐锋正带领村干部在联系县殡仪馆安排火化并协助安葬。

徐锋说,徐贵财从病发到死亡,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属于急性病。现在,村委会和通过核实并补报材料,准备为徐贵财的父亲、两个子女都办理低保,对其家庭的困难,村干部会想办法帮着解决。

“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是一个村的人,村民遭难,干部不帮都不行。”

徐爱凤说,“这些年和丈夫在外打工,一遇到事,一回到家,才发现家里真好,没想到现在的村干部,这么有担当。”

文/图、问政江西记者金其会

泥螺

饭店桌椅

过氧乙酸消毒液浓度

蔬菜切丁机

数控钻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