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重邮信科聂能TDSCDMA是我的责任

发布时间:2021-01-19 19:33:11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对话嘉宾:重庆重邮信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聂能

主持人:黄松飞

重庆重邮信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聂能(通信世界网配图)

TD-SCDMA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黄松飞:今年以来,随着电信重组的确定,TD-SCDMA的发展正在出现新的变化,作为重邮信科的董事长,也是TD坚定支持者,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变化?

聂能:今年以来,TD-SCDMA产业发展的变化是显著的,特别是电信重组的启动,基本明确了TD-SCDMA的运营主体,这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标志TD-SCDMA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电信重组过后,逐渐明确了中国移动作为TD-SCDMA的运营主体,这点非常重要。TD-SCDMA经过了十年的努力,如果运营主体不确定,很多事情非常难办。目前来看,特别是最近两个月,我觉得中国移动的态度变化更大,非常可喜。作为国有控股企业,中国移动肩负支持中华民族自主创新大业的重要任务,将大大加快TD-SCDMA的发展。

黄松飞:运营主体基本确定,让TD-SCDMA进入一个全新阶段。未来其他两种标准的运营主体可能也将得到明确,这对TD-SCDMA来说既是好事同时也是挑战,因为,其他两种技术是否有可能直接上HSDPA或者cdma20001XEV-DO?

聂能:完全有可能。我们看到相关的运营商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目前十个城市的TD-SCDMA网络正在升级到HSDPA,有的城市已经基本完成升级。

大家知道,TD-SCDMA起步晚,与其他两种技术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HSDPA上面,TD-SCDMA的发展与WCDMA基本上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差距不是很大。

三种技术运营主体的明确,对整个通信行业来说是好事,对TD-SCDMA发展来说也是好事,只有经过市场的考验,竞争的洗礼,TD-SCDMA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TD-SCDMA一定能够成功

黄松飞:很多媒体报道了政府有关领导对于TD-SCDMA的最新态度,就是“只许成功”,现在看来,您认为TD-SCDMA要成功关键是什么?

聂能:有报道说有关领导表示“TD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认为,TD-SCDMA也一定能够成功!对于TD-SCDMA的成功,我们有坚定的信念,没有这个信念,也不会坚持到现在。

TD-SCDMA在技术上存在优越性,技术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是TD-SCDMA在发展过程中是面向市场、面向消费者的,所以TD-SCDMA成功的关键是要克服产业化成熟度的问题,TD-SCDMA能否成功,关键是看能否经得起消费者的考验。

黄松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TD-SCDMA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先机,下一步扩容将很快提上日程,您认为,下一步扩容可能在什么时间?

聂能:在电信重组到3G牌照发放之前,这一段时间可能是TD-SCDMA发展的一个机会。同时奥运会的通信保障非常繁重,不可能有大的动作。

因此,在奥运会过后,TD-SCDMA有可能立即进行下一步的网络扩容,设备制造商也被要求在明年一季度大批量供货。但是在中国3G牌照发放之前,TD-SCDMA主要以试验网的形式分阶段的建设,在全国各地有选择性的进行部署。

黄松飞:这可能就是重邮信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推出TD-HSDPA上网卡的原因吧,重邮信科一开始做手机,后来做芯片,现在为什么要做数据卡?

聂能:发展数据卡更适合单模,特别是在HSDPA阶段。目前我们推出的首款TD-HSDPA的上网卡TCN230,对于整个TD-SCDMA的发展应该是一个阶段性、标志性的成果。TD-SCDMA阵营和国家主管部门都希望在奥运会以前能够让TD-SCDMA有一些亮点,在保证稳定性的前提下,希望能够实现高速数据下载,而目前TD-SCDMA的网络速度跟2.75G相比没有多大优势,因此TD-SCDMA要升级实现HSDPA的功能。

去年年底,重邮信科在支持系统厂商建网的同时,自己也在为产业化做准备。现在TD-HSDPA网络已经升级完毕,重邮信科也已经可以大批量推出产品,保证了奥运会能够使用,增添了科技奥运的力量,这就是最大的意义。

上市之时退休之日

黄松飞:我们知道,重邮信科跟香港时富集团有过接触,准备引入风险投资,现在来看,为什么没有成功?

聂能:重邮信科跟香港时富集团的合作前后也沟通了很长时间,但是最后领悟到,香港时富是一个金融企业,他们更看中的是TD-SCDMA的概念,最关键的是当时TD-SCDMA的形势很不明朗,作为一个投资者来说,在那个时候给予投资是非常谨慎的。

这个事件过后,重邮信科意识到,如果公司的TD-SCDMA没有实现商用化,公司没有非常可靠的收益预期,产品不能取得入网许可证,不能在中国移动的招标中取得成绩,那么风险投资商也只能和时富集团一样,不会有真正有实质意义的合作。

目前,TD-SCDMA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为了推动TD-SCDMA的良好发展,在重庆市政府的协调下,已经有2.8亿元资金注入。但是现在我们也不排斥其他风险投资,特别是对于战略合作者,重邮信科都将采取开放的态度来和他们加强合作。

黄松飞:凯明的倒下对重邮信科的影响在哪?

聂能:凯明的倒下对重邮信科的影响很大,我们感到很难过,给整个TD-SCDMA阵营也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凯明作为重邮信科的战友和竞争对手,在过去我并不看好他的发展模式。通过凯明的股权结构,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外资,按照中国人的说法,“艄公多了打翻船”,这种结构存在一定的问题,再加上TD-SCDMA是中华民族自主创新的一件事业,而国外公司更多是看中商业利益。

能够在奥运会之前提供HSDPA产品的厂商很少,凯明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凯明却在万里长征途中倒在草地里,给了重邮信科很大的压力。但是凯明倒下也给我们带来了机会,就像足球比赛中,凯明将点球踢飞了,现在我们争取到了罚点球的机会,所以一定要把球踢进去。

黄松飞:刚才您讲到做好TD成为重邮信科的责任,您有什么责任?

聂能:1998年,李世鹤邀请重庆邮电学院参与TD-SCDMA的研发,对于当时的学校来说,参与进去就很有益处,但是TD-SCDMA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了关乎产业发展的大事,这样对我来说就有责任了,在这个时候不可抽身不管。

这辈子我总共做了三件事,而第三件事就是把TD-SCDMA产业化,把重邮信科做大做强,能够在三五年内让重邮信科上市,那么这件事就做成了。因此在重邮信科把TD-SCDMA做成功,目前的责任就在于此。

乱世祭

缘来是仙最新BT版

冠军网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