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清华教授起诉百度侵权案蔡继明告百度有没有胜算

发布时间:2020-03-23 12:53:47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作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清华教授,蔡继明却由于主持假日制度改革的研究被网民辱骂、骚扰。在与百度交涉无果后,今年6月,蔡继明将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210万元的精神赔偿及维权费用。一时,蔡继明起诉百度公司成为社会热门话题。

维权焦点之一:发帖骂人责任该谁负

百度观点:是网民发布的信息,理应由发布者负责 蔡方观点:放任侮辱性言论,网站没有尽到管理责任

是“蔡继明吧”的存在,让网民有了一个辱骂自己的地方,而百度公司的监管不严正是致使自己的权益被侵害的重要因素。蔡继明认为,作为运营方的百度没有尽到对网站内容进行审核的义务,放纵网民在论坛上侮辱或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利。

蔡继明要求百度公司删除贴吧中侵犯其人身权利的言论,关闭“蔡继明吧”;在百度贴吧主页发表致歉声明,并保持两年以上;提供在“蔡继明吧”上对 其进行谩骂和威逼者的个人信息,同时索赔精神损失费200万元。蔡继明表示,“互联网到底应当朝哪一个方向发展?互联网营运商到底应当承当什么样的责任?是 这次诉讼的核心。”

蔡继明的律师李小波称,百度贴吧“蔡继明吧”已发表了3000多条严重侵害原告权益的帖子,而且延续时间长,传播速度快,散布范围广,在海内 外对蔡继明产生了极为卑劣的影响,并对原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严重影响了原告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百度不但为网民提供了网络空间,而且放任百度 贴吧的用户在网络里任意谩骂和侮辱原告,允许进入贴吧的人随便对蔡继明进行精神上的伤害、攻击、侮辱和威逼,构成了对蔡继明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隐私 权的侵害和语言威逼,给原告及家人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失。

对蔡继明的说法,百度公司其实不认同。百度认为首先要严格辨别网民和互联网服务商的行动,百度在此案中不应当承当侵权责任。涉案的“蔡继明吧” 属于电子公告服务,由网民发布信息,应由发布者承当责任。百度只是贴吧的经营者,并不是涉案帖子的发布者,上网用户使用电子公告服务系统,应遵照法律法规, 并对发布内容负责。百度对贴吧承当的是管理责任,事前提示义务和事后管理义务,而百度已依法充分地承当了管理责任。

维权焦点之2:该不该关闭“骂人贴吧”

百度观点:发帖是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关闭贴吧没有根据蔡方观点:“蔡继明吧”的存在,是被侵权的源头

今年3月底,百度暂停了“蔡继明吧”的发帖和跟进功能,目前“蔡继明吧”已被冻结。虽然该贴吧已没有侮辱诽谤信息,但百度谢绝封掉该贴吧。“公民有在贴吧上发表言论的自由和权利,蔡教授要求关闭涉案贴吧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

“每一个机场都有制止携带危险品的提示,难道我们就不需要安检了吗?”蔡继明认为百度作为网络营运商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百度给网民提供了一个平 台,但只是对网民的言行作了一个提示,而没有进行适当的管理。而且百度删帖的行动是在他起诉以后,虽然他很早就要求百度将贴吧关闭,但是百度没有听从,从 而将对他的伤害进一步扩大。

百度公司的投诉制度是最让蔡继明恼火的,他告知记者,百度宣称网络信息量大,不能主动发现侵权行为,受害人可以按他们的程序进行投诉,然后再行 处理。可是百度的投诉是事后才处理,这本身就不合理,“就好比警察发现一个人拿把刀要杀人,警察必须在犯法实行之前就捉住那个人,而不能等到杀完人再抓 人,百度的这类逻辑本身就是毛病的。”

网民在“蔡继明吧”的谩骂、威逼,百度在2007年就已发现,还删了一些帖子,这就表明百度公司知道该贴吧成立的主要目的和功能就是骂人和发 泄,他们应当主动采取措施,继续删帖或关闭贴吧,为何还要求受害人投诉?“而且百度的投诉程序是由他们自己规定的,百度对我造成了伤害,我还要依照他 的规定去投诉!”

蔡继明及其律师表示,新近实施的《侵权责任法》是他们起诉的1大根据,该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行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 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伤害的扩大部份与该网络用户承当连带责 任。

维权焦点之3:侵权本钱有多大

百度观点:已向社会公布的信息不是隐私,百度没侵权蔡方观点:200个蔡继明中也知道我是谁,要赔210万元

自从发现“蔡继明吧”以来,蔡继明最想做的事就是关闭该贴吧。目前,“蔡继明吧”虽然没有关闭,但保存下来的帖子很多是支持蔡继明、为他辩解的,还有一部分虽然也在骂人,但是较之前已轻微了许多。

“百度不关闭‘蔡继明吧’的理由之一是帖子中有很多是为我辩解的,可是综观全部贴吧,赞同我或为我辩解的帖子依然是极少数。”蔡继明其实不领百 度这份情,他认为即便有人辩解也是由于贴吧中骂人帖子的大量存在,没有侮辱他的帖子就不会出现为他辩解的帖子,关闭贴吧只有骂人的人材反对。如果百度尽早 关闭“蔡继明吧”,对他的伤害会减轻许多。蔡继明说,百度为网民提供了一个网络空间,也就是提供了一种服务,但这类服务为一些人的犯法提供了便利。

百度公司代理人说,蔡继明并没有依照百度提供的投诉方法进行投诉,但百度还是本着谨慎的态度对贴吧里的帖子进行了删除管理。同时,百度认为蔡教 授所称的隐私权在本案中不存在,由于蔡教授早已通过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的官方网站向社会公布了手机号码、办公电话、邮箱等联系方式,并通过各种方 式长时间在社会上公然,已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隐私权保护范畴。

百度还出示了一份公证书,证明现实中使用“蔡继明”这1名字的人在200人以上,不具有排他性,网络用户以“蔡继明”为名创设主题吧,不存在侵犯姓名权的问题。百度公司在接到蔡教授的起诉书后,已及时删除了涉案的带有侮辱诽谤信息的帖子。

对此,蔡继明反驳说,全国叫“蔡继明”这个名字的的确很多,可是主持假日制度改革研究的“蔡继明”只有我一个,智力正常人的看到“蔡继明吧”里的内容肯定就能想到我,他们的证据明显是站不住脚的。

“我问百度为何不能及时发现和删除不良信息,百度说自己的管理人员不够。一家公司以最小的本钱获得最大的收益的做法本无可厚非,但百度这么大 的公司却没有足够的管理人员,后果只能是监管不力。百度每一年的利润是巨大的,但他们不能将自己的利润建立在对他人的侵害之上。”蔡继明认为既然通过提供服 务赚钱,就应当投入足够的人力进行管理。

蔡继明将建有“骂人贴吧”的百度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删除贴吧中侮辱言论,关闭“蔡继明吧”,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及维权费用总计210多万 元,10万元是律师费等维权费用,200万元是精神损失费。“那个贴吧存在这么长时间,百度通过其吸引的点击率所带来的商业价值估计远远超过200万 元。”蔡继明认为,百度这类低成本、高利润的经营模式伤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一家公司如果不能保证自己提供的服务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就是失职。百度应 该投入足够的人手,确保自己的服务不会伤害他人的利益,这样才能赚取公道的利润,如果做不到,就不应当开设这项服务。”

■链接

“网络暴力第一案”

2007年12月29日晚,女白领姜岩在远洋天地24楼的家中跳楼身亡。姜岩的同学张乐奕随后注册了“北飞的候鸟”网站,与姜岩的亲属及朋友先 后在该网站上发表文章,描写姜、王的交往和婚姻。几天后,大旗网也制作了《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BLOG日记》的专题,其中使用了王菲、东方的真 实姓名和合影。王菲随即遭受“人肉搜索”,乃至有网友到王菲及其父母的住处刷写“逼死贤妻”、“血债血偿”等标语。王菲随即控告3家网站侵权。

2008年12月18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王菲诉3网站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张乐奕和北京凌云公司构成对王菲隐私权和名誉权的侵犯,判令 上述两被告删除相干文章及照片,在网站首页刊登道歉函,并赔偿王菲精神伤害抚慰金8000元。海南天涯公司因在公道期限内及时删除了相关内容,被判免责。 2009年12月23日,北京2中院作出二审宣判:保持原审法院判决。

网络营运商对网络暴力要担责记者/符成龙

简介:曹险峰,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对人格权法、侵权法、债法、婚姻法等法律研究颇深,屡次发表专业著作并参与法学教材的编写,同时还承当教育部青年基金项目等3项课题。

本报记者:曹教授,网民在网上谩骂、侮辱他人和在现实中通过电话、短信、邮件骚扰他人的行动是不是已触犯了法律?

曹险峰:网友在网上或在现实中对特定人,即能与现实人身份对应的人进行侮辱或诽谤的,构成侵犯他人名誉权。网上或现实,只是实行侵权行为的途径不同,行动方式并没有较大区分。是不是构成侵权,要看是不是具有构成侵犯名誉权的要件。

本报记者:从2007年12月开始,百度的“蔡继明吧”成为网民攻击蔡继明的平台,网络营运商应对此类事件承当什么样的责任?

曹险峰:这个问题的根本就是网络营运商的责任问题。本案中百度属于网络技术服务商,如果蔡继明事前已就此事与百度沟通过的话,我认为百度应构 成该条款中的“就扩大部份承当连带责任”。其实,百度在证实“蔡继明吧”确切侮辱了蔡继明后,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采取的措施可以是多种的,如删帖,断开 链接等,但只要能起到“停止侵害”的作用,百度可以不关闭贴吧。关闭贴吧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本报记者:本案中210万元的索赔要求引发了许多媒体的关注,这个数额适当吗?

曹险峰:此数额是当事人的要求,谈不到适当不适当,即便他要两个亿也是可以的。但此案中200万元很明显不能得到支持,具体多少,还是应当依照《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0条衡量,决定权在于法官。

本报记者:您对此案中百度的抗辩有何看法?

曹险峰:百度提供了一份经过公示的名单,说有200多人重名,因此没有侵犯蔡继明的姓名权,我认为这不是抗辩事由。本案中,通过“蔡继明吧”中 的帖子内容很容易就能肯定被侵权人,经过当事人“通知”后,百度还以重名做抗辩,明显是不妥的。另就“隐私权”而言,不是说曾公然就不再是隐私权,就可 以随意传播。

本报记者:网民在网上发表言论是不是应当有底线,法律对此有何规定?

曹险峰:言论自由不是万能的挡箭牌,任何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对私人(而不是对公权力的代表)表达不满。所以问题不在于百度应不应当开这个 贴吧,而在于百度要掌控这个贴吧中的言论自由的界限。网民在网上发表言论肯定是有底线的。相对公权,网民的言论自由性要多些。而对私权的界限就是网民 言论自由的限度所在。网络上私权的界限同现实中私权的界限应该是一样的。公民如果遭受类似网络暴力应当注意保存证据,尽早通知相干网站。如果遇到困难,应 约请专业律师交涉,交涉无果的,可以到法院进行诉讼。《辽宁日报》

上海肿瘤医院

重庆胸科医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医院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