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煎药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度解读探究中国电信CDMA招标

发布时间:2021-01-20 18:33:44 阅读: 来源:煎药机厂家

本月15日以来,围绕中国电信C网世纪大招标的种种传言愈演愈烈,甚至连很多局内人士都感觉到雾里看花,不明就里。究其实质,这只不过是中国3G大幕拉开,厂商竞争激烈的一个真实的侧面写照。

中国:全球3G最后的盛宴

2000年以来,3G的建设逐渐在各地兴起。据权威部门统计,截至目前,全球3G网络已经超过300个。欧洲、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已经进行了两轮以上的3G建设,亚非拉各国的3G网络也已经基本铺设完毕。人口大国中,尼日利亚、印尼、俄罗斯和巴西等已经率先在2007年完成3G建设,印度和中国成为了全球3G最后的盛宴。由于印度是众所周知的低价市场,人们的目光在2008年这个特别的年份,自然全部集中到了中国,中国电信CDMA准3G招标就是中国3G大戏的第一出。

中国电信C网招标包含了业务网、核心网、无线网、承载网等,是一个准3G网络。其中无线网2008年投资约为170亿元左右,刨去相关的配套投资,无线网络设备的投资估计为80亿元上下。考虑到此次招标先行考虑省会大中城市、东部沿海发达城市等81个本地网,约为全国总规模的一半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电信预期在CDMA首期无线设备的采购额为40亿元左右,虽远非业界传闻的数百亿的庞大金额,却也是中国近年来CDMA集中采购最大的一次。

中国电信C网建设:印度经验值得借鉴

印度是全球增长最快的CDMA市场,目前已有超过7000万CDMA用户,今年前7个月就增长了1500余万CDMA用户。运营商何以应对如此高速增长的网络建设压力?

印度运营商积极探索大规模、低成本的“精细化”建网经验是根本的原因。

据高通公司市场经理介绍,中国厂商在印度市场上CDMA的价格只有每载频2500-3500美金,即约2万元人民币。也正是中国厂家在商务上的明显优势,才使得他们在印度市场后来居上,异军突起。目前,全球CDMA的每载频均价则在3.5万元人民币左右,而在国内,由于近几年来CDMA没有大规模“集采”过,设备价格逐年降低的幅度非常小,现网厂家的扩容价基本维持在8万元人民币以上。

印度CDMA这么低的价格,在印度市场拼杀的华为、中兴通讯的中国企业如何盈利?要知道他们都是低价竞标的。不过,华为和中兴通讯在印度的市场人员却胸有成竹。在他们看来,近年来CDMA技术发展很快,通过产品的全IP化改造和多载频紧密复用技术的引入,产品成本已经大幅度降低。“不赚钱谁做?”他们笑称。

花费1100亿接手CDMA后的中国电信当然不会漠视来自全球其他运营商的宝贵经验。据了解,在此次CDMA招标前,中国电信就已经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印度、印尼等地大规模、低成本的建网经验,对CDMA的设备价格也已经心中有数。

“地狱”价:厂商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由于对全球CDMA商务走势和报价规则了解不足,本次CDMA基站部分报价跌破了坊间很多人的眼镜:最高的是阿朗,约为140亿;中兴通讯报价居中游,约为80亿;最低的为华为,约为7亿,被业界惊呼为“地狱价”。

但对于业界对“地狱价”评论,华为除了“对于市场的传闻不予评论”外,其它一概避而不言。不过华为一位市场部人士表示,华为一向是一个对客户负责任的公司,并称可以为中国电信提供持续稳定的网络服务。初略计算,华为在本次电信CDMA的报价和印度价格基本相当。

处于关注中的中兴通讯一直被认为是“地狱价”的直接受害者。目前在电信CDMA现网32%的市场份额,有超过一半是在2007年通过免费替换爱立信的CDMA设备获得的。不过,有消息称,在最近的CDMA业务网和核心网招标时,中兴通讯也是率先抛出“地狱价”,用低于华为和阿朗一半的价格获取了近50%的份额。

摩托罗拉的价格也受到质疑,据8月24日《经济观察报》报道,连在网上占有22%优势份额的摩托罗拉也在81个城市中的15个中抛出零报价。更有消息称,在企业居然在深圳这个摩托罗拉的地盘报出了-152万的十九层“地狱价”。

所以,此次各家厂商在CDMA上的竞标报价,也都是各家厂商采取的稳守反击策略的直接体现:即每个厂商均采取在自己的地盘报高价,而在目标对手的地盘抛出“地狱价”。各家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电信专家建言:告别高价时代,警惕价格同盟

对于CDMA商务报价的乱象,原信产部研究院一位资深专家认为正常,毕竟这是中国3G市场启动的第一大单。该专家认为,此次招标,对国家CDMA产业链的发展和未来影响深远。

第一,移动设备的高利润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随着全球移动用户超过20亿,平均ARPU低于5美金,移动设备已经逼近平均利润。因此,他对中国厂商在海外卖低价,却在国内卖高价的做法非常不理解。他说,要不是华为在国内CDMA市场份额低,这次在中国电信的招标中肯定还是不会降价;中兴通讯作为国字号企业,在国内报高价就更不应该。老专家还拿出了他的计算结果:如果按中国电信CDMA招标的第一轮报价,中兴通讯每载频的价格约为9万元人民币,西方厂家就更高,均高于原先的扩容价。

第二,要警惕设备商形成新的价格同盟。目前部分设备供应商市场和股市表现不佳,急于在国内移动大建设中获取高利,要防止CDMA现网优势份额的厂家借助媒体和舆论,甚至误导国家有关主管部门,博取同情,拒不降价,形成事实上的价格同盟。

第三,利用设备采购节约的资金,贴补终端,拉动CDMA产业链。众所周知,终端是CDMA产业链之踵。如果此次中国电信能够借鉴国外运营商向用户贴补终端的经验,把设备采购节约的数十亿资金投入到终端产业上,CDMA产业链很可能迎来发展的又一春。

向左走,向右走:战略取舍考量中国电信的智慧

重新拿回移动经营权的中国电信还来不及享受内心的欣喜,却一下子卷入了事件的中心,走到了战略决策的十字路口。中国电信如何取舍?

应该参照全球均价和印度价,目前在国内CDMA市场表现活跃的厂商也同时是全球CDMA市场的主要玩家:阿朗、华为、中兴通讯、北电和摩托罗拉。鉴于中国电信未来几年有持续的采购量,因此中国CDMA设备成交价应参考全球平均价。

大乐透彩虹多多

射雕英雄传手游安卓版

彩票256手机彩票网

357彩票安卓下载